灣家人,偶爾寫寫自己愛的CP
不拆不逆
轉載請私信告知

【大菅】最喜歡你了

*終於想到題材可以寫本命了,超級開心的!

 

*年齡設定,夜店PARO、大學生PARO,但是不開車(咦

 

*尚未交往(一開始連認識都不算)的兩人XD

 

*那麼,劇情走起↓

 

 

 

01

 

 

澤村大地第一次遇見菅原孝支,是在市區的夜店裡。

紫色與紅色的燈光交錯,配上夜店的氣氛與震耳欲聾的音樂,清澈透明的酒杯以及染成不同顏色的酒液,讓身處在其中的人都不禁染上了一層迷濛的色彩。

因為明天是連續假期的緣故,今天晚上的夜店較平時更為多人,加上正好鄰近大學的期末考結束,因此也看到不少學生裝束的人三三兩兩的談笑走進來。

說到考試,今天考的那科必修還真教人擔心……這個學期究竟可不可以安全過關呢?

理了理西裝領子,澤村覺得店裡的冷氣溫度有些太高了。

 

 

02

 

 

澤村大地現在就讀大學二年級。正職是學生,晚上有時候會在夜店當安管。

說是安管,也不過就是維護夜店秩序,在有人鬧場的時候把他請出店外而已。

要不是同寢的室友在出國交換前千拜託萬拜託他來代班,以免回國時打工的缺被別人佔走,他才不會現在在這裡咧。

唉,不過那位花花公子,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純打工,只是想享受被女孩子們包圍的感覺吧?

雖然夜店乍聽之下是個秩序混亂的地方,但是這裡的經理以及上級主管對於安全的要求很高,所以在深入了解這裡之後,除了很吵的音樂聲以及過濃的菸味外,澤村也覺得沒什麼。

時薪較其他打工地點高,因為排班的人多因此打工時間也彈性,不打工的時候經理也歡迎工讀生來店裡玩,或是來吧檯喝免費的酒。

「反正店裡原本就是喝酒喝到飽嘛,多你們幾個也沒差多少。」豪氣的女經理手一揮,這樣跟工讀生們說。

但澤村其實不是一個習慣夜生活的人,再加上自己本科系的功課也不少,因此在沒班的時候他滿少去店裡,除了臨時被CALL去代班以外。

 

「澤村你啊,幾乎可以說是整群工讀生裡最乖的了。不抽菸,酒喝得少,沒班時也很少看你下舞池去玩。」濃妝艷抹的女經理歪著頭打量他。「該說你是太沉穩呢還是?總覺得你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感覺呢……要不是你被推薦過來,我還真不相信你會來這種地方工作。」

自己當時是怎麼回答的呢?

已經沒有印象了。

不過,在經過那件事後,澤村大地覺得自己很幸運。

有幸來到這裡,而後,遇到了那個人。

 

 

03

 

 

在澤村百無聊賴地看著吧檯的調酒師調酒的時候,耳機裡突然傳來同事的聲音:

「澤村你快來幫忙!在廁所這邊!」

往入口處趕去,只見兩名男子在廁所門口扭打成一團,嘴裡對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地上還有幾個被摔碎的酒杯以及一地的酒液。一旁有幾個年輕女孩在尖叫。

應該又是因為女孩子所引起的爭吵吧?

在這裡工作也有幾個月了,澤村大地對於這種事情早已見怪不怪,一面熟練的將兩人架開,把人請出場,接著請掃地阿姨來打掃。

「請無關人員離開,我們要清理環境!」

趁著音樂的空檔朝著圍觀的人大吼,澤村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

在夜店最受不了的就是音樂聲啊,吵成這樣到底該怎麼正常說話啊……

正當澤村揮手示意其他人離開的時候,西裝袖口突然被拉了一下。

順著掃地阿姨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穿著素色襯衫和牛仔褲,手臂有著傷口,還微微在滲血的少年。

是被剛剛摔碎的酒杯碎片刮傷了嗎?

向同事打了個手勢,澤村向少年走去。

 

 

04

 

 

少年有著很漂亮的銀灰色眼眸,配上同色系的銀灰色頭髮,眼裡透出來的光溫順得像隻被馴養的小白兔。

澤村眼裡透出疑問的意思,少年只是擺了擺手表示沒有關係,並且對他一笑。

少年的笑容溫柔又親切,像是春天的陽光一樣,溫暖和煦。

明明是在夜店這種不搭嘎的地方,明明是在夜店這種五光十色的環境裡,但是澤村卻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毫無緣由地。

打了手勢要少年跟著他走,澤村把少年帶到工作人員的休息室裡,拿出醫藥箱,把棉花棒沾了碘酒幫他上藥。

幸好只是被噴濺的碎片刺到,傷口並不深,也沒有其他的狀況。在把藥品放進醫藥箱的時候,澤村端詳起少年的臉龐。

白皙的皮膚,秀氣的面容,左眼旁邊有一顆淚痣,還有好長好長的睫毛,隨著眼睛開闔而上下搧動……

好漂亮的人。

這是澤村的第一個想法。

「謝謝你。」

少年向他一笑,而後起身,隨後身子一晃,差點站不穩。澤村連忙扶住他。

「你沒事吧?」

「還好。」少年向他一笑。「可能是剛剛酒喝太快,有點醉了吧。」

興許是酒勁上來,少年白皙的臉龐染上了些許酡紅。

「你的朋友在外面嗎?有人可以送你回去嗎?」雖然以安管的身分問客人這個問題其實有些多管閒事,但澤村還是忍不住問了。

「有是有,不過他們現在應該還在玩吧?」少年打了個哈欠。「我倒是有點想睡覺了。」

「還是我陪你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點吃的?」

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句話,澤村的反應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啊?」少年也嚇了一跳,隨即露出調皮的神情,指了指他胸前掛的名牌:「不過你是工作人員吧,這樣隨便出場沒問題?」

澤村大地看了看錶。三點二十五分。

「沒關係,反正也快下班了。我們走吧。」

其實不是沒關係。

到時候一定會被經理揪著耳朵訓話的。

不過,不是沒聽過有些工讀生和客人調情導致怠惰工作的事情(好比他那位出國交換的室友),偶爾翹班一下大概也……沒關係吧?

和少年一起搭電梯下樓,果不其然從經過同事的眼神中讀到了驚愕。如果翻譯成白話大概就是「要帶出場好歹也該是個大美女吧你現在是甚麼狀況?」

 

 

05

 

 

「剛剛是你的同事嗎?他的表情好好笑。」

和少年坐在便利商店門口吃著微波的便當,少年的表情雖然有些疲憊,但笑容看起來卻很開心。

「對啊。」

稀哩呼嚕的吃著拉麵,澤村大地有些搞不懂,明明是熱天的七月,旁邊的少年卻一臉淡然地吃著麻婆豆腐燴飯,這是做甚麼?都不覺得熱嗎?

「你是第一次來夜店?」

該吃的東西吃完了,大地覺得自己應該找點話題。

「對啊!」坦然承認,少年的笑容不帶半點虛假。「期末考考完,系上的同學說要來一起玩,一個常來的朋友就說要帶我們去,就變成這樣啦。」

「第一次來夜店有甚麼心得嗎?」

「音樂好大聲啊。還有菸味好重。」少年不太高興的撇撇嘴。「我不太喜歡夜店給人的感覺……好像不管說甚麼都要用騙的才行,就連交朋友也不見得會對對方說真話……我就不是一個很擅長說謊的人嘛。不過,為甚麼你會覺得我是第一次來?」

「就是……感覺吧,」一下子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大地靦腆的笑了笑。「好歹我也在這裡工作幾個月了。」

「欸~那有甚麼好玩的事情嗎?比如說只有工作人員才知道的八卦之類的?」

「嗯……八卦倒是沒有,不過有些發生過的事情還滿好笑的……」

澤村和少年講起了夜店的霸氣女經理、另一位實際上有同性戀人而且外表和內心完全不相符的玻璃心同事,還有曾經讓女顧客在夜店大打出手的花心前室友,最後趕來救場的居然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真不知該說是孽緣還是貴人。

「你那位室友好有趣!真想看他是甚麼樣的人!」

少年的嗓音不完全是男性的低音,帶了一點柔軟,聽著讓人很舒服。

「嗯……你要看到他可能要等好幾個月喔,他現在出國去交換了,我現在也是在代他的班。」

「真的嗎?好可惜喔!」

澤村和少年聊了很多,從夜店會遇到的事情、平時喜歡做的事,到最近去了哪裡玩、流行歌曲有甚麼歌好聽……

少年的個性活潑又開朗,聽到好玩的事情會笑,聽到難過的事會露出擔心,不只是一個好的談話對象,也是一個好聽眾。

澤村注意到,少年在笑的時候,淚痣會特別明顯,讓他忍不住聯想到天上的星星。

閃閃發亮,就像這個人一樣。

 

 

06

 

 

「喂──!時間差不多了喔!」

從轉角走出幾個學生模樣的人,看樣子應該是少年的同學。「你都在這裡坐著聊天呀?」

「對啊。你們要走了?」少年站起身,順手把盒裝飲料的空盒壓扁。

「差不多了吧──四點多了,夜店也關門啦!」

「好!那你們等我一下,我收個東西!」

「那我們先去牽車喔,你快一點!」

 

少年收拾起自己的東西,臨走前向澤村笑了笑:「謝謝你今天陪我聊天。那麼,再見啦。」

「啊,嗯。」大地一時竟有些侷促。

我想問你叫甚麼名字──

「再見。」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追上去?不追上去?

 

望著少年消失在視線裡的身影,澤村突然有些後悔起扭扭捏捏的自己。

 

走回店裡的時候,澤村突然想起少年說過的話。

「……我就不是一個很擅長說謊的人嘛。」

這是不是可以解讀為,少年對他說的是真話?

可以嗎?

 

 

07

 

 

期末考週之後,緊接著就是放假了。

澤村大地沒有在夜店再看過那位少年。

他叫甚麼名字呢?住哪裡?是學生嗎?

心中有好多好多的疑惑,但是卻說不出口,也不知道該向誰說。

明明只是只見過一面的,可能連朋友都稱不上的交情,但是卻讓大地記掛在了心裡。

這是甚麼樣的心情呢?

或許連他自己都搞不懂吧。

 

 

08

 

 

很快的,假期過去,又是開學的時節了。

澤村這學期的學分跟上學期差不多,只不過因為運氣好,多選了幾個通識。

其中有一個通識是電影欣賞課,老師人好考試輕鬆分數高,因此修課人數很多,在學校的大演講廳上課。

「不好意思,你身邊有坐人嗎?」

正當澤村無聊的滑著手機的時候,身旁傳來詢問的聲音。

「沒有……咦?」

背著運動包,手拿水壺和筆記本,清秀乾淨的面龐,眼角有著淚痣,不是那天的少年是誰?

「是你?」

脫口而出才暗叫不好,就大地的經驗,他知道有些去過夜店的人是不希望在平時的場合被認出來的。有些人是因為他人觀感,有些人則是不希望夜晚的另一個身分在白天被暴露。

擔心少年的反應,卻沒想到少年爽快的點頭:「啊,我認得你!沒想到你也是大學生耶!幾年級啊?」

結果兩個小時的課程裡,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幾乎沒在聽老師在臺上的講解。所幸兩人的位置都很後面,也沒什麼人會注意到。

 

 

09

 

 

後來澤村大地知道,少年的名字是菅原孝支。心理系二年級。

「我們系館明明就在你們對面,結果居然從來沒遇過。」菅原笑嘻嘻地夾走澤村便當裡的玉子燒。「第一次遇見居然是在夜店,太奇怪了。」

「那是我的份!菅原!」

「欸嘿嘿,不還你~」

自從在通識課漸漸熟稔後,兩個人在上完課也會約出來吃飯,有時候還會一起讀書。

大地發現,菅原是一個很頑皮的人,但他在頑皮之餘也不會做得太過火,總是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同時他也很細心,只要大地今天心情不好,或是因為一些事情煩心,他總是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並且詢問大地的狀況。

 

「大地你今天還好嗎?臉色很差耶。」

走去圖書館的時候,菅原偏著頭問道。

「啊……因為組長記錯報告截止時間,害得大家昨天晚上在趕工。已經沒事了。」

「是嗎?那大地今天早點睡覺吧。」

大地覺得自己不管甚麼事都瞞不過菅原。

就像讀心術一樣。

太狡猾了。

 

 

10

 

 

如果友誼開始變質,那會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呢?

隨著兩人約出來的次數日漸頻繁,澤村大地知道有某些東西在悄悄改變。

比如那不用言語也能夠探知的默契,還有那一點一點在兩人之中慢慢孳生的,曖昧。

「沒想到大地有戴眼鏡耶,真是稀奇。」

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裡,菅原一邊拿吸管攪拌著咖啡一邊說道。

「有啊。只是因為度數不深,所以不常戴。」

「可以戴一下啊,我覺得滿帥的耶。書香氣息的澤村大地同學~」

「你就別虧我了吧。」望著計算紙上滿滿的數學算式,大地只覺得頭痛。

「我是說認真的哦,戴眼鏡的大地真的很帥。」

再度聽到菅原的稱讚,大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菅原的笑臉。「每次看到大地很認真的在算數學,我就覺得好厲害啊,真不愧是數學系呢。數學煩死了,我高中的時候覺得最無聊的科目就是數學了。」

「你在說甚麼……而且為甚麼突然說起這個……」

「欸?我是真的覺得大地很厲害喔!你不相信我嗎?」

「不是這個意思……」

大地的耳朵都紅了。

 

 

11

 

 

這樣的心情,是喜歡吧?

如果對他說喜歡,他會接受嗎?

澤村大地最近很苦惱。

 

不是沒交過女朋友的人,但是現在卻為了戀愛一般的心情在苦惱著。

對象還是一個同性。

可是他被朋友拉去夜店……性向應該不是男性吧?

不對,不能這麼說,鬍子笨蛋不是也有同性戀人嗎?

唉,這種問題也很難跟當事人開口啊……

「大地?大地!」肩膀被拍了一下,大地轉頭,說人人到。

「你心不在焉耶!叫你好幾聲你都沒聽見!」菅原的表情有些擔心。「你最近都這樣耶,怎麼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

……真的說出這種話也太遜了。

「沒什麼啦,只是系上功課比較多,有點忙不過來罷了。」

「是嗎?」

菅原眨眨眼睛,沒再多問。但是大地知道,菅原不再追問下去只是基於禮貌,但他這麼敏銳的人,肯定會發現有那裡不對。

有一個太過聰明的朋友也不是好事呀……

「好可疑喲,該不會是戀愛煩惱?」

殊不知菅原接下來說出的話更是讓人心驚。

「怎麼突然這麼問?」

「哪有人會因為功課這麼擔心的啊!都是大學生了~」手背在身後,菅原嘟起嘴,「有甚麼事情是不能讓我知道的嗎?大地是喜歡上哪個女生了嗎?你們系上的?誰呀?告訴我嘛!」

「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還是會擔心功課的!還有不是系上的!」

「欸欸!所以說大地真的有喜歡的人?」

糟糕,掉進陷阱了!

其實這種問法也沒有非常高明,倒不如說是自己太緊張,一時講錯話了。

「誰呀誰呀~告訴我嘛~」

「不行!」至少現在還不行!如果現在說出來不就是告白了嗎!

「為甚麼?大地是覺得我不能信任嗎?」

「啊,不是這個意思……」菅原一鬧起脾氣,大地的氣勢瞬間就弱掉了。

「那這樣好了,我用問的,大地回答我是或不是~」

「為甚麼擅自決定了?等等!」

「沒關係,我不會問很多問題的!」

「欸欸欸欸──」

 

最後菅原只問了五個問題。不過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一起吃完午餐後蹦蹦跳跳著跑走了。

「真像小孩子……」看著他的背影,大地無奈。

 

 

12

 

 

走在學校的走廊上,澤村看似步伐平穩,實則腦中想的都是幾天前菅原問完問題後,補的那幾句話。

──『大地一定會是個好男友的。』

──『能和大地在一起一定很幸福。』

 

如果菅原是女孩子,澤村大地發誓他現在早就跟對方告白了。但就因為對方是溫柔又敏銳的菅原,他才甚麼都不敢做啊。

無意識點開手機的通訊軟體,不知不覺跟菅原已經是每天都會通訊息的交情了。

從早上起床開始,吃早餐、上課、吃午餐、下課、回家。

從那個遇到你的晚上開始,才不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生活中不知不覺,滿滿都是你。

你是怎麼看我的呢?

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嗎?

你喜歡我嗎?

 

 

13

 

 

「菅原,我有話要跟你說。」

幾個禮拜後,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裡,大地對菅原說。

「欸?好啊,現在嗎?」咬著義大利麵,菅原含糊地問道。

「呃,不是……」大地一下子臉紅了,他覺得在菅原面前自己的邏輯就像是一團漿糊。「我想等下午我們下課後……」

「哈哈哈,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囉。」菅原笑了起來,眉眼彎彎的看起來很開心。

或許是一種默契,但大地總覺得菅原知道他要說甚麼。

 

 

14

 

 

大地和菅原約在學校的屋頂。

大地打開通往屋頂的鐵門,看到菅原趴在欄杆上,風吹得他襯衫袖子翻飛。銀灰色的頭髮也微微飄動。

「菅原。」大地喊道,菅原回過頭來。

「嗯?」

「菅原……我喜歡你。」

醞釀好久的感情。

不知道能否得到回應。

以前和別人交往的時候,有覺得告白這麼困難嗎?

想必是因為特別珍惜這個人,覺得這個人特別重要,所以才會覺得告白彌足珍貴吧。

 

在大地說完話的時候,一陣狂風吹過。大地忍不住閉起眼睛。

等他再張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站在他身前,笑得燦爛的菅原。

「我知道哦。」張開手臂,菅原緊緊抱住他。

「還有,大地,我也喜歡你。」

 

 

15

 

 

「大地啊,其實我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了耶。絕對比你喜歡我的時間還要早。」

趴在欄杆上,菅原噘起嘴。「我們上學期同一堂體育課,但是我想你一定沒有注意到我。」

「啊?」大地嚇了一跳。「你說排球課?」

「對呀!但是我們不同組,期末分組比賽的時候也沒對上,你對我沒印象也是當然的啦。」

「可能是因為我都跟系上的同學同組,而且修課的人滿多我沒注意到你……你當時對我的印象是甚麼?」大地忍不住好奇。

「嗯……很會接球,而且很帥。超像隊長的,很有領導力。」

「你那個時候就喜歡上我了?」真是這樣也未免太夢幻了吧,是在演少女漫畫?

「不是啦,那時候只是對你印象不錯而已……真正說要喜歡上你,可能是在夜店之後?」菅原偏了偏頭。「老實說那天遇到你真是嚇到我了,想說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打工……但是後來就發現你人很親切,聊天起來也很有趣,是個很棒的人。」

「那天跟你聊天,你離開之後我還有點後悔耶,後悔沒要個連絡方式之類的。」

「啊!你真的這麼想嗎!」菅原露出驚訝的表情。「我那時還有點生氣耶,想說這個人好冷淡啊,我在他心目中大概就真的只是顧客吧,可能只有我單方面覺得聊天很開心吧。」

「啊?可是以我當時的身分要聯絡方式會給你不好的觀感吧!」

「你在說甚麼,誰在乎那種事啊!那不就還好我有打聽到你的課表,跟你選上同一堂課?」

「啊啊?菅原你在說甚麼?」

「還有告白也是,拖太久了啊!我還以為我在問完那幾個問題的時候你就會順勢跟我告白的耶!」

「啊啊啊?你早就發現我喜歡你了嗎!」

「那麼明顯,我又不是笨蛋!我都做球給你了!大地你怎麼這麼笨啊!」

「啊啊啊啊?」

信息量太大,大地一時轉不過來。

 

「啊,不過大地,跟我交往之後就不能再去夜店打工了喔。」很認真地望著大地,菅原說道。「雖然我們是在夜店認識的,但是自己的男朋友去夜店被別人貼甚麼的,我不允許。」

「這我知道啦。」站到菅原身後,雙手環住他的腰,大地笑了起來。「但是距離期末只剩半個月,就讓我做完吧。當初跟室友說好代兩個學期的班的,他也要回國了。」

「好吧好吧。不准亂來喔。」

「我知道啦。」

不過啊,溫柔又敏銳,總是先一步感知到別人情緒狀況的你,其實才是真正的情場高手吧?

正是因為不喜歡說謊,所以我接觸到的都是全心全意的你。

比起我,我更擔心你被拐走啊。

「該不會心理系的都有讀心術吧?」不小心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大地你在說些甚麼啊?」菅原一臉不解。

 

不過,幫室友代了兩學期的班,結果回國的室友不到一個月就跟青梅竹馬在一起,並且辭退打工的事情,又是後話了。

 

 

16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過於喜歡你的人,你喜歡的人在你身邊。

 

在溫柔的風中,少年與少年接吻。

遇見你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

先是注意到,接著越來越喜歡,而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幸好我們沒有錯過。

最喜歡你了。

 

 

FIN.

 

 

 

 

 

作者的話:

 

終於寫到我本命好開心!!!大爆字數!!!(炸
誠徵喜歡大菅的太太陪我聊天!!!

超愛他們兩人的,但卻一直覺得正劇向超級難寫!總覺得在正劇裡菅原麻麻應該是那種會提早發現大地的煩惱,要吵架也吵不起來的那種,要寫只能寫一些放閃秀恩愛虐狗的故事閃瞎我的眼……於是先不寫正劇!單身狗傷不起!(欸

於是我就寫出了這樣的趴囉XD靈感來源是最近陪姊妹去了夜店,但是覺得菸味好重音樂好吵人好多我好想睡覺下次不想再去了……菅原麻麻在文章裡的心得其實就是我的心得XD

這篇又名:論菅原麻麻攻略大地耙耙的一百零八種方法(並不是

心細又敏銳的麻麻巨萌!一切都在麻麻的掌控之中真是太好了!要閃閃在一起喔!

有想到的話再補番外!考慮開車XD!

 

稍微寫到大地之前交過女友,也稍微寫了一點東西……應該不會雷到人吧QQ如果雷到我道歉(跪

大地同寢的室友是及川,有人猜到了嗎?他和小岩的故事……如果有人想看我再寫吧XD(妳根本沒想劇情好嗎XD

 

 
评论(15)
热度(139)
© 小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