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偶爾寫寫自己愛的CP
不拆不逆
轉載請私信告知

【及岩】謊言成真的那一天

*夜店PARO、大學生PARO系列第二彈!(第一彈是大菅,在版上發過XD

 (雖說是夜店PARO,但其實也只是兩個人很認真的在談戀愛XD)

 

*劇情往下↓

 

 

 

01

『小岩~可以幫忙及川先生簽到嗎_〆(°▽°*)昨天打工回來好累喔(*´д`)』

才打開手機,熟悉的訊息框就映入眼簾。

熟悉的煩躁口吻跟顯然過多的顏文字,用膝蓋想都知道是現正躺在宿舍床上的青梅竹馬。

『搞甚麼啊!』拿起手機,岩泉開始打字。『你自己說說,這門課你來過幾次?』

訊息很快被已讀,岩泉的訊息窗幾乎是在幾秒間被及川的訊息占滿。

『拜託嘛』

『小岩最好了』

『下次一定會去上課的啦~』

『嗚嗚小岩你怎麼不回我訊息ΩДΩ』

 

「……」嘆了口氣,岩泉決定在老師還沒進教室之前做出決定。

『下不為例。』

『太好了小岩!最喜歡你了!ヾ(●゜▽゜●)♡』

看了訊息一眼,岩泉直接將螢幕鎖定,放進書包裡。

 

 

02

從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當岩泉幫忙及川做了某些事情,或者是當他人問起兩人之間的交情時,「最喜歡小岩了」就成了及川的口頭禪。等岩泉後知後覺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身邊的人都會開玩笑的跟著說「是是是,我們知道你最喜歡岩泉了」的程度了。

岩泉自小和及川一起長大,從幼稚園一路到國小、初中、中學,就連大學選填志願,都進了同校不同系。及川內心在想甚麼,即使岩泉沒有親身經歷或切實體會,憑藉著外人口述或是及川的言語肢體動作都可以猜到個七八成。

唯獨這件事,岩泉一直搞不懂及川所思所想,但他也沒有特別去在意。

可能是及川突如其來的惡作劇吧,就跟他過去時不時出現的小玩笑一樣。

當時的岩泉是這麼認為的。

 

 

03

及川徹一直都是一個很耀眼的人。

亮眼的外型和開朗的笑容,總是能在第一眼就抓住眾人的目光,也為此,從小到大就不乏圍繞在他身邊的人。男男女女都有。

或許是從小就身處在團體的中心,是眾星拱月的對象,及川在處理感情的態度上顯得十分輕浮。

岩泉不只一次聽到曾經和及川交往過的女孩跟他抱怨只要在吵架時提出分手相關的氣話,及川絕對是一口答應絕不回頭,任由事後怎麼哭泣道歉都沒用;「雖然在吵架時把分手掛在嘴巴上是我不好,不過事後的態度未免也太堅決了」、「前後態度的轉變真的很可怕,讓人忍不住懷疑我們真的交往過嗎?」為此岩泉對及川明示兼暗示的提過幾次,卻只得到及川打高空似的回應。

「幹嘛關心那些女生啊,與其關心她們還不如關心我!」

「小岩既然這麼關心我的交往狀況,倒不如就跟我在一起,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囉 (❛◡❛✿)╯♥」

「垃圾川你發甚麼神經!」

「好痛……小岩,痛痛痛!快放手!」

 

 

04

而這樣的情況,隨著及川開始在夜店打工,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及川的衣服開始沾染上化妝品的甜膩香氣,外套口袋時不時出現曖昧的小紙條,手機的通訊軟體鈴聲時不時響起,岩泉無意間看到過一次,裡面都是和女孩子們的曖昧訊息。

相較於及川那種來者不拒葷素皆宜的人生態度,岩泉對於那種動次動次氣氛過嗨的場合沒甚麼興趣,卻是接下了在通識課替及川簽到還有在及川補眠時幫忙送午餐的工作。

岩泉不只一次想過及川這樣的人生是否太過頹廢,回過神才想起一切不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自己一直以來早就習慣了照顧他人的相處模式,卻也怪不得他人。

 

 

05

岩泉一直覺得他與及川的關係會一如往常,日常生活也會這樣吵吵鬧鬧的延續下去,然而,事情走向顯然不是如此。

接到及川打來的電話,是在半夜三點多。

一按下通話鍵,背景的嘈雜讓岩泉忍不住皺眉。

「垃圾川你搞甚麼?現在都幾點了?」要不是明天臨時要小考,正常人在這個時間點早就睡死了吧?

「小岩~我現在心情好糟喔~」或許是收訊不良,及川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遙遠。「今天店裡人手不夠,又發生了一些事……」

岩泉直接打斷。「講重點。」

「小岩現在可以來接及川先生嗎?及川先生的腳受傷了~」

幾乎是在掛斷電話的當下,岩泉就拿著機車鑰匙奪門而出。

 

 

06

岩泉進到店裡的時候,大概是過了營業時間的緣故,店裡的人寥寥無幾。一臉委屈的及川坐在椅子上,旁邊站著幾個帶著淚痕的女孩子,那畫面還真是有種莫名的不協調感。

「不好意思,你就是及川的朋友?」

清亮的女聲從旁邊傳來,踩著高跟鞋的女性對他點頭致意。「我是店經理,我先簡短跟你講一下事情經過,然後你就趕快帶他回去吧。」

總而言之,這是某個和及川傳過好幾次訊息也見過面,自以為算是及川女友的妄想少女,在夜店看到及川跟其他女生說話後,抓狂失控所導致的慘劇。

在聽完店經理的解釋,岩泉毫不猶豫地朝著及川走過來,一巴掌就朝他的腦袋呼下去。

「啊啊啊痛……我是傷患!小岩,傷患!」

「你這個白癡!不是早就說過了要你好好處理你的人際關係嗎!超級大白癡!自作自受!」揪著領子,岩泉破口大罵,旁邊的女孩嚇得連哭都忘記了,望著岩泉一臉驚恐。

自知理虧,及川明智的選擇了沉默,果不其然罵沒幾句岩泉就沒底氣了。「傷勢怎樣?」

「沒甚麼,撞到桌角流了點血,一下子就沒事了。及川先生很強悍的喔!」

看到好友刻意逞強的模樣,岩泉內心翻了無數個大白眼。

包成那樣根本不是一點血好嗎當人沒受過傷?還有不要裝可憐逞強帶過這件事啊混帳!

雖然一眼就看穿好友的伎倆,但岩泉顯然不想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著墨太多。「沒事就走吧。」

不是很會逞強?逞強就自己走啊!岩泉的眼刀無聲暗示。

很痛耶小岩!不要在這種時候欺負我啦!來自及川無聲的抗議。

「好吧,我背你。」

在無聲的對決中,及川贏了。

臉上帶有淚痕的女孩望著兩人一臉困惑,想插話卻又找不到時間點。「非常非常抱歉!我……」她還想繼續說話,卻被及川打斷了。

「沒事的喲小杏,是我沒把事情處理好嚇到妳了。歡迎妳下次再來店裡玩!那我就先走囉~」跟女孩揮手,及川笑著說道。

 

 

07

「耍甚麼帥啊白痴川。遜斃了。」

才剛踏出店門,岩泉就忍不住吐槽。果不其然看到及川可憐兮兮的臉。

「可是如果不這樣說的話小杏一定會很愧疚嘛~而且這其實也不能算她的錯啊,她也只不過是跟我講了幾句話害那個瘋女人衝過來……好痛好痛!小岩輕一點啦!」

「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因為推擠導致小腿直接撞到桌角血流如注,怎麼聽都不像小事吧。

「欸欸!我不要去醫院!」

 

 

08

從醫院出來,及川的小腿被縫了兩針。

「你要慶幸那個時間點我還因為準備考試醒著,之後再發生這種事情,你就看著辦吧。」

扶著及川回到宿舍的床上,岩泉不客氣的說道。

「小岩真像是童話故事裡面的王子啊……」大字型躺在宿舍的床上,一隻手遮住日光燈,及川低聲說道。

「啊?你說甚麼?」倚著床坐在地板上,岩泉只慶幸及川的室友今天回家了,才得以讓他們在房間裡肆無忌憚地大聲講話。

「我說,小岩好像童話故事裡面的王子啊,英雄救美甚麼的。」

「白癡川你是連腦袋都一起被撞壞了嗎?」轉過頭望著及川,岩泉莫名其妙。「童話故事甚麼的,完全不是你平時的說話風格。」

「哈哈哈……」沉默了一陣,及川突然笑了出來。

「你到底是怎麼了?」完全預測不到友人的行為模式,再加上累了一天,岩泉覺得有點煩躁。「你剛剛說的話我完全不明白……」

嘴邊掛著笑,及川半撐起身,「難怪花卷會跟我說,小岩絕對是世界上最沒有情趣的人。」

「關花卷甚麼事?」花卷是他們兩個共同的高中同學兼好友,現在在外縣市讀大學。

「因為我剛剛說的話啊。」

「我才想問你,你剛剛到底在說甚麼?」

「我剛剛……在跟你告白啊,小岩。公主與王子是要在一起的唷。」

「……!」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岩泉嚇了一跳,抬起頭,正好和半撐起身的及川四目相接。

好近。

腦中才閃現這個想法,岩泉的嘴就被堵住。

軟軟的,是及川的嘴唇。

「唔……!?及川你……!」

連給他說話的餘地都沒有,及川的舌頭就伸了進來,唾液與唾液交纏在一起,混雜著菸草、酒氣以及女人的化妝品味。

唇舌交纏。

岩泉想掙脫,然而手臂被抓得死緊,又擔心拉扯到及川的傷口,於是呈現一個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

「及川你瘋了嗎!」終於找到合適的時機,岩泉猛力將及川推開。「你喝醉了?」

「欸?我看起來像喝醉的樣子嗎?」及川一臉無辜。「我是真的很想吻小岩喔,我現在的腦袋可是比往常都還要清醒呢。」

「就算你現在心情很差,也不能做這種事情!」全身都在發抖,岩泉臉色鐵青。「你真的知道你在做甚麼嗎,你──」

「我當然知道我在做甚麼呀。」仍然是玩世不恭的神色,及川的表情卻很認真。「我最喜歡小岩了,我說過很多次了吧。」

「那種開玩笑似的說法──」

「小岩覺得我在說謊嗎?」

瞪著及川認真的神色,一時之間,岩泉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好陌生。

他在說甚麼?

「我對小岩說過的喜歡,每一句都是真的喲。」眉眼彎彎,及川看似從容,但眼睛閃現的光卻銳利至極。「不是那種好朋友的喜歡,是那種想要接吻、想要擁抱、想要做愛的喜歡喔。」

「但是你的那些女朋友……」

「我試過很多次了,我試著去喜歡那些女孩子,試著跟小岩分開,試著把小岩忘掉。但是,怎麼可能呢──!不管我交往的對象是誰,心裡喜歡的人還是小岩啊!」

岩泉愕然,他已經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了。

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長久以來對他抱持的竟然是這種感情,這是他從未料想過的。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還是他其實在作夢,還沒醒?

「如果小岩還是覺得這一切都是謊言的話,」及川的神色很平靜。「那麼,我會讓你等到的,謊言成真的那一天。」

 

 

09

岩泉提早交卷了。

明明還有好幾題沒做完,但是他現在只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在助教疑問的眼神中,岩泉幾乎是用衝的離開教室。

 

 

10

才剛回到寢室,放下書包,岩泉就像脫力一般,倒在牆邊。

好燙。全身都在發燙。

嘴唇,臉頰,耳朵,腦袋。

儘管在接吻的當下幾乎是腦袋一片空白,但對那個吻的觸感、對那個吻的記憶卻像是烙印在了腦海裡。

而且,及川最後的那個眼神,彷彿就在跟他宣示「接招吧,你逃不了了」一樣。

這都甚麼跟甚麼呀。

單手摀住臉,岩泉在牆邊縮成一團。

 

 

11

而此時的及川,在淋浴間裡,任水流從頭頂流過全身。淺色的眼眸直直看著磁磚地板,若有所思。

想對小岩出手的想法,打從高中就開始了。

隱藏在玩笑裡的告白,明明自己能做到的事卻總是耍賴,明明是朋友之間的肢體接觸卻總是讓他心猿意馬……

之所以這次會付諸行動,大概是奮不顧身的小岩太讓他心動,一時情不自禁吧。

不過……應該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啊。

拿下架上的浴巾,及川苦笑。

 

 

12

岩泉以為及川在說出那句話之後,會對他展開甚麼猛烈的追求攻勢。

但是,及川沒有。

倒不如說,兩個人的交集變得越來越少了。

及川不再死皮賴臉的傳訊息,不再主動找岩泉去吃飯,在打工的隔天也不會要岩泉幫他送午餐到寢室。就連兩個人一起上的通識課,及川的態度也變得冷淡許多。

這人到底想怎樣啊?

雖然在心裡早就吐槽了不下千百遍,但岩泉卻沒膽再像以前一樣,揪著及川的衣領質問他是怎麼回事。

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然後呢?

跟他說我沒辦法接受你的感情,你離我遠一點?

告訴他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當朋友就好?

十幾年的友情絕不可能是一時半刻就能斷得一乾二淨的,但是,岩泉也不認為硬逼及川將兩人的相處模式回歸以往會是一個好的解決方式。

那可是口口聲聲說著喜歡小岩、說起話總是黏黏膩膩的及川啊。

 

 

13

及川在假期後要前往比利時交換兩個學期,是岩泉早就知道的事情。

時間點就彷彿被設計過似的,卡得剛剛好,讓原本就關係尷尬的兩人顯得更加尷尬了。

要談和也不是,不談和也不是。

要談和嘛,之後及川要出國了,關係變好變壞很難說;不談和嘛,這一出去交換就是大半年,事過境遷,誰還想彌補這段關係?

可是問題重點就在於,談甚麼,怎麼談?

岩泉不是沒想過花時間解決這件事,可是在連他自己都還理不清自己思緒的情況下,貿然行動只會讓自己被及川牽著鼻子走而已。

就在岩泉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下,及川出國了。

 

 

14

岩泉不是不知道及川飛機的時間。

兩家自小交好,即使現在和及川的互動不多,從父母那邊也會多少得知一些及川的近況。當初告知媽媽假期會留在宿舍而不方便趕去機場的時候,還在電話裡被碎唸了一番。

「你怎麼這麼冷淡啊小一,人家難得出國,好幾個月都見不到,你就來機場送機是會怎樣……」

或許吧。

躺在宿舍的床上,望著斑駁的天花板,岩泉平靜的想。

或許自己真的是過於冷淡了一點,最要好的青梅竹馬要出國,於理於情都該表達一下關心,就算沒有親自去機場,用手機傳個訊息表示祝福也不為過吧。

外面的天色漸漸變暗,只剩下岩泉手機螢幕還發著微弱的光。

螢幕上顯示著兩人的聊天紀錄,從最開始及川還會跟岩泉開著無聊的玩笑、耍任性叫岩泉幫他送午飯,到後來兩人的對話紀錄幾乎只剩下公事,最近一條是共同選修的課程,岩泉提醒及川要上傳小組作業,及川也只回了一個『好』。

 

 

15

岩泉做了一個夢。

他夢見過去的事了。

小時候兩個人一起報名社區的游泳課,相較於一開始就如魚得水的及川,岩泉顯得吃力得多,好幾次換氣不順吃到水,或是重心不穩身體下沉。

有一次課程的自由活動時間,岩泉選定了水道開始游泳,游到一半換氣不順想站起來才發覺不好──泳池越往中間越深,雖然想起身,然而身高不夠,腳下一滑,又跌到水裡,撲騰之間又吃了好幾口水,身子也暈呼呼的下沉。

「小一!你在做甚麼呀!」在岩泉慌亂之中,有人拉住他的手,擔心的望著他。「你沒事吧!」

那個人理所當然的是及川。

事後他有點記不清了,依稀是及川帶他游回淺水區,年幼時期爭強好勝的個性讓他們最終成為班裡最會游泳的人,課程結束後教練還跟他們合照。

岩泉從夢中驚醒。

他一直認為從小到大,不論做甚麼事,一直都是兩個人一起。

可是,現在想想,走在前面的人一直都是及川。

在自己惶惑不安、恐懼害怕,不知道該往哪走的時候,及川就像小時候一樣,總會準確無誤的找到他,引領著他朝向有光的地方走去。

這次也是一樣嗎?

這次也是你會帶著我走嗎?

一摸眼角,岩泉覺得有點濕潤。

 

 

16

及川已經出國一個禮拜了。

自從他出國,推特的風格也為之轉變。從原本的自拍照玩樂照轉換成風景照和靜物照,描述的文字也少了許多。偶有他自己的照片,也是配上大片的背景和天空,帳號朝著和原本完全不相關的文青風格走去。

原本大家還會打趣著留言『最近的風格跟之前不太一樣呢』、『發生了甚麼嗎?』到了後來似乎也都習慣了他這種微妙的風格轉換,對此見怪不怪。

在及川來到比利時的第一天,他拍了一張比利時的街道照,美麗的紅磚牆混著天邊的晚霞,柔和的光暈灑落。

及川底下寫的文字是「就讓一切重新開始」。

大家都以為這說的是他的交換生涯,只有岩泉知道,及川說的是他們兩個的關係。

就讓一切重新開始。

 

 

17

當岩泉第一次收到及川傳來的訊息時,他承認他是極度震驚的。

他不認為他倆現在的交情有好到可以私下傳訊息聊天,及川難道忘了他們之前的關係有多尷尬嗎?

所幸及川也只是單純的噓寒問暖,岩泉一面思索著現在的情況一面小心打著回覆,等到回過神來,已經把「你最近還好嗎」給傳出去了。

多年的習慣一旦養成就再難改,岩泉一直以來都身居照顧者的角色,傳出訊息的當下也沒發現有甚麼不對,等留意到的時候卻已太遲了。

 

 

18

我到底在幹嘛啊……

一面在和及川恢復聯絡的同時,岩泉也對自己有著深深的厭惡感。

他氣自己矯情,氣自己不夠果斷。他氣自己每次只要遇到及川有關的事情就心軟。

他知道時不時傳訊息來噓寒問暖是及川的緩兵之計,可是他同時也清楚,如果不是他對及川的訊息有所回應,如果不是他對及川有所縱容,及川也不敢這麼得寸進尺。

岩泉知道,總有一天他還是要處理掉兩人現在這種黏黏膩膩的關係,他心裡也清楚,如果換了一個人,如果手機對面的人不是及川徹,他絕對不會這麼猶猶豫豫。

在岩泉的糾結中,及川在比利時的假期開始了。

 

 

19

比利時的學制和日本一樣都是三學期制。

所以,當岩泉得知及川在兩個學期間,長達幾個月的假期居然不打算回國的事實時還是有點訝異的。

得知這件事的及川媽媽顯得憂心忡忡,「他在視訊裡跟我說他和室友打算用這學期打工的錢自助玩歐洲,到底行不行啊?他英文又不好,我們家也沒有親戚在國外,真的出了甚麼事情我們也不會知道……」

而自家媽媽則柔聲安慰。「一定會沒事的。都這麼大了,就算有甚麼事情也可以跟小一說呀……小一還是很常跟小徹聯絡的,對吧?」

岩泉實在不好意思跟兩家父母說搞不好他就是害及川不肯回國的元凶,於是只好點頭。果不其然又是得到一番感謝,還有「小徹就拜託你了!」這樣的話。

岩泉的胃在翻騰。

 

 

20

從及川之前的訊息裡,岩泉得知及川這次旅行預計是玩中歐和東歐,從比利時出發,旅遊路線是逆時針的,最南邊到希臘,預計繞一圈回到比利時。

興許是之前已經向岩泉報備過的關係,又或是自助旅行網路取得不易,在這一個半月內及川傳來的私人訊息急遽減少,不過推特倒是每天都有在更新。

每天在推特上都會換有不同照片,看得出來構圖很認真,光與影的角度也抓得非常好,一看就知道掌鏡的人有細心找好角度。岩泉知道及川之前有學過攝影,但不知道他的照片拍得這麼好。

岩泉不傻,他知道那些照片都是拍給他的,但他也不會像及川的女粉絲在底下喊著好漂亮好厲害之類的奉承話。他只是默默的點了喜歡,而後在閒暇時刻翻出來看。

不過,他承認,他是有一點點心動了。

真的只是一點點而已。

 

 

21

看著及川在推特上的照片,岩泉覺得自己彷彿也跟著及川在歐洲走了一回。

他看及川走過蒼綠的塞納河岸,樹木在他身邊輕輕搖曳,背景還有知名的地標巴黎鐵塔;他看到及川在羅浮宮的廣場拍照,夜晚的金字塔打上了金黃色的光,照得他白色的襯衫也一起打上了耀眼的暖色。

他看及川走進巴黎聖母院,哥德式的教堂外型昂然聳立;他幾乎不用想就知道及川在教堂的玫瑰窗下說了甚麼。跟聖母瑪利亞祈求愛情可是沒用的喲,那裡好歹也是《鐘樓怪人》的故事背景呢,許下這種輕浮的願望真的好嗎……

他看及川穿越蘇黎世的愜意與優雅,一望萊茵瀑布的洶湧與澎湃;他看及川走過夏季的阿爾卑斯山,未融的冬雪和片片山景合而為一,透著森森綠意。他也看及川走過近幾年才新蓋好的天空步道,從高達海拔兩千公尺的地方往下看一定很過癮吧……

他看及川來到義大利最大的巴洛克噴泉,投下口袋中的硬幣許願;他看及川拿掉墨鏡,走進名聞遐邇的希臘咖啡館,內部的裝潢華麗帶有懷舊,紅色絨布沙發和大理石桌面,牆壁上還有高雅的掛畫。誰又想得到,如今這麼個觀光客聚集的地方會是幾百年前文人詩人的碰面場所?

因為對那個人太過了解,以至於即使身處異地,對那個人卻也足夠熟悉。那個人的一舉一動,內心所思所想,簡直就像刻印一般,牢牢烙在腦海裡,難以忘懷。

這樣的感受,在及川開始旅行之後尤為強烈。

胸口內彷彿有著聲音在向他叫囂:你怎麼可以不愛他?他是你最了解的人啊,他的脆弱任性你都見過,你還有甚麼好害怕的?

從小時候成為玩伴,到長大後互相扶持像是家人一般的關係。

從朋友,到家人。

最後一步……是戀人嗎?

 

 

22

再多一點。岩泉想。

再多一點,我就會喜歡上你了。

所以,再加把勁吧。

這次,換我在前面帶著你一起向前走。

 

 

23

及川的下一個國家是希臘。一個海天一色與地中海風情的國家。

他看到及川爬過衛城的階梯,看到及川走過戴奧尼索斯劇場,看到富有年代感的白色石塊堆積起屬於古希臘的回憶與歷史;他看到及川在雅典娜神殿前拍照,希臘夏季的陽光毒辣,即使天氣炎熱,及川還是穿了薄外套和牛仔長褲,臉上配一副墨鏡,加上身型高挑,活像是要進棚拍攝的大明星。

他也看到及川來到愛琴海上的米克諾斯島,一路上布滿石板的街道和整排的白色建築完美合而為一。耀眼的希臘藍天底下,桃紅色的花朵綻放得絢麗,照片裡的及川笑得肆意又張狂。

照片底下附了一行文字:現在你開始喜歡上我了嗎?

是啊。

岩泉在心裡回應道。

就如他懂得及川一般,及川也懂得他。

及川知道怎麼做最能打動他,當然也曉得甚麼時候最該出手。

算了一下時間,希臘那邊應該正好是晚上。

岩泉拿起了手機。

 

 

24

電話響了好幾聲才被接通,岩泉想及川這時候大概正因為自己突如其來的直白攻勢而不知所措吧。

因為打的是網路電話,岩泉不太確定及川的聲音有點抖是因為網路不穩還是因為緊張:

「小、小岩?」

「是我。」

「小岩怎麼突然打過來?」

明知故問嗎這個。「回答你推特上的問題啊。」

「咦咦咦!」一下子進入重點,及川顯得有點慌張。「那個,小岩,不要現在回答也可以的!不要在旅途才一半的時候就拒絕我嘛……今天才在海邊看到好多情侶對人生有點希望……」

為甚麼就知道是拒絕啊。明明寫了那麼帥氣的台詞現在就慫了是鬧哪樣啊。內心忍不住吐槽,岩泉嘴上不停,「在我回答你問題之前,我們先來談談吧。」

 

 

25

岩泉曾經覺得,要跟及川談這件事很困難,因為會被牽著鼻子走。

但他現在不這麼覺得了。想清楚的他內心很平靜。

「小岩想談甚麼?」

「我想問你從甚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欸~原來是要逼供啊,這個嘛……最開始會發現是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唷。」

「那麼早?」岩泉嚇了一跳,比他預估的時間還要早好幾年呢。

「是啊……但是當時還處在不確定的狀態,還在想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喜歡呢還是對好友的憧憬呢?等到真正確定的時候應該是高二吧。」

「這也是松川和花卷會知道的原因?」

從及川推特底下的留言就看得出來,雖然松川和花卷的言語風格基本上跟其他人差不多,不乏開玩笑或吐槽,但是岩泉卻從中發現了暗示的意味,畢竟幾年的交情擺在那不是假的。

「啊,花卷是他自己發現的,畢竟他很敏銳嘛……松川則是有一次我把給你的情書丟到垃圾桶被他看到,他問我原因我就說啦。」

「……你把我的情書丟到垃圾桶?」搞甚麼?

「對啊,送給小岩的情書有時候會託我轉交,不過一般那種東西我都直接丟垃圾桶啊……小岩又不會喜歡那些女生,我轉交了也沒有用嘛!」

「……」

對於及川的幼稚行徑,岩泉難得的保持了沉默。不出所料,幾秒後就聽到及川可憐兮兮的嗓音。

「小岩你不要生氣嘛。」

「是我不好。」

「小岩?在嗎?小岩?小岩小岩小岩──」

「好了,停。」岩泉覺得他需要理清思緒:「所以我高中的情書有一大半是被你丟掉的?」

「嗯……其實不……」微妙的停頓。「嗯,算是。」

「那你高中時還說我沒有女生喜歡是搞甚麼鬼!垃圾川你有病嗎!」

「可是那時候就很嫉妒那些女生啊!憑甚麼她們可以寫情書給小岩,我卻連甚麼時候可以把喜歡說出口都不知道!」及川難得的有點激動,「我那時候就覺得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所以你後來就開玩笑似的把喜歡我掛在嘴邊嗎?岩泉忍不住心想,但卻沒有說出口。

每說一次都是一句告白。

不是謊言。

不帶著期望說出告白的言語,一次又一次的被好友當作玩笑,一次又一次的被打擊,卻從來都沒有放棄。

如果不是你的堅持,我也不會在最後接受你的感情吧。

這就是他所愛的人,孩子氣又任性,佔有慾又重,但在他身邊的時候卻又能感受到溫暖。

岩泉深吸了一口氣。

「及川,我也喜歡你。」

 

 

26

電話那邊突然沉默了,空氣中流淌著微妙的寧靜。

幾秒後岩泉耳裡先是傳來一聲巨響,而後是及川的驚呼聲。「小岩,你剛剛說甚麼?你再說一次?」

「我剛剛說過了。而且你明明就聽到了。」

「我不管!小岩再說一次嘛!我說我喜歡小岩都說那麼多次了,小岩再講一次又不會怎樣──」

「我也喜歡你。」岩泉覺得耳朵有點燙。「別再叫我講了。」

「小岩,我現在可以跟你視訊嗎?」

「不准!」

過分的交情就是這樣,連對方在想甚麼都一清二楚。

 

 

27

在經過這一段之後,氣氛就變得輕鬆許多,他們聊了很久,及川也跟岩泉說了很多他在交換期間、旅遊期間發生的趣事。像是日式英文導致和美國人室友在一開始完全溝通不良,全靠比手畫腳溝通;以及為了省錢所以自己煮飯,煮出來的東西超級噁心簡直成為人生的汙點;還有比利時滿滿的巧克力跟啤酒,看得人眼花撩亂……。

不在你身邊的幾個月,那段氣氛尷尬的日子,就靠著今天來補全吧。

「對了對了,米克諾斯真的有很多同志情侶喲,有些商店也會設計成彩虹的樣式呢……下次小岩也一起來吧!啊啊現在想起來簡直不可思議,早上才在想著如果能跟小岩一起來這裡真好晚上小岩就跟我告白了!不枉我這一路上遇到教堂都祈禱小岩能跟我在一起!我還在許願池裡多丟了好幾個硬幣!」

「你都許些甚麼亂七八糟的願望啊……」

「還有啊,前幾天去到德爾菲的阿波羅神廟,相傳裡面有一句最有名的箴言就是『認識你自己』。

從出國以來我就一直在想,小岩不在我身邊的這段日子,我到底該怎樣才能變得更好?不管結果如何,小岩接不接受,總要努力過才對得起自己嘛。

在看到那句話的時候,我覺得這就是我的答案吧。

因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知道了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都依靠任性將小岩束縛住,所以我才會有動力繼續走下去,成為更好的人,然後回到小岩身邊。」

「……你突然感性甚麼啊垃圾川。」岩泉的嗓音聽起來有點哽咽。

「哈哈。」輕快的笑了起來,及川的口吻聽起來很隨意。「真可惜現在不在你身邊,不然就可以抱抱你了……真的不跟我視訊?」

「絕不!」

 

 

28

兩個人的關係終於塵埃落定,但及川的旅程還在繼續。

奧地利、匈牙利、捷克、德國、荷蘭……

及川不只一次跟岩泉抱怨室友在旅程上出包的雷事,以及表明了想和岩泉一起旅行的渴望;同時他也不只一次對於在一起了居然還親不到抱不到獨守空閨的結果表示了怨言。

對此,岩泉則是一笑置之。

畢竟,之後專屬於兩個人的旅程,還長著呢。

「我等你回來。」

之後,兩個人的腳步,也會一起踏向世界各處吧。

 

 

29

今天是及川回國的日子。

一走進機場,拖著行李箱的熟悉身影就映入眼簾。

「小岩!」緊緊被抱住,屬於那個人的氣味撲面而來,岩泉卻覺得很安心。「最喜歡小岩了!」

回抱住眼前的人,岩泉一回答的很小聲。「嗯,我也喜歡你。」

 

 

30

謊言真的會成真嗎?

謊言不會成真。如果成真了,那就不是謊言了。

之所以會成真,是因為它原本就是真話啊。

 

 

 

FIN.

 

 

 

作者嘮叨:

真的謝謝看到這邊的你。(跪。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這篇字數爆多……而且因為一開始真的很不順所以每個段落幾乎是出現各種版本(?)最多大概有到四五種吧……居然寫完了真的是讓我各種驚訝,一萬字這個字數是要出本了嗎www

原本就說好要寫的系列,結果居然卡了這麼久真的很抱歉,希望最後的成果大家會喜歡。私心寫了很多自己想寫的東西,夜店系列、岩泉與及川雙線心境、及川前後的成長還有旅行篇……旅行成長超勵志不是嗎!儘管相隔兩地但是心意相通,這種異地的萌點完全就是及岩會有的!!寫一寫超想去歐洲玩的啊照片都好美(對,我其實沒去過歐洲XD)!!!有機會也想來寫個兩人的小旅行番外!!!

關於這篇趴囉到後來其實也沒多少根本可以跟前篇趴囉分開當正劇向……我是寫一寫才發現這個問題的,所以就請各位自由心證囉(?)端看各位的喜好帶入,閱讀時應該不影響~

對了,覺得岩泉根本就是英雄救美王子的人其實是我。在我看來小岩的男友力根本海放及川好幾條街吧(失禮),不過在文章後半有讓及川變得看起來比較帥一點(有嗎?),但我相信及川即使在各種方面都成長了,能撒嬌的時候還是會盡量拉著小岩撒嬌的吧哈哈哈哈哈,畢竟是最寵他的小岩啊!

 

 

這幾天寫稿的BGM是kobasolo跟Lefty Hand Cream翻唱的前前前世,女生的聲音軟軟的很溫柔,歌詞在某些部分也跟及川小岩兩個人有點像呢,無論何時都會喜歡上你!如果大家在看文章的時候也能有這種溫柔的感覺就好了!

那麼,下次見囉!


 
评论(10)
热度(204)
© 小ya | Powered by LOFTER